英女王问候约翰逊家人及未婚妻 望约翰逊早日康复


据介绍,我国粮食库存构成分三大类:政府储备包括中央储备粮和地方储备粮,是守底线、稳预期、保安全的“压舱石”;政策性库存是国家实行最低收购价、临时收储等政策形成的库存,这部分库存数量相当可观,常年在市场公开拍卖;企业商品库存是指企业为了经营周转需要建立的自有库存,目前入统企业有4万多家。

“巴西大豆3月向中国的出口量是增加的,目前我们国家大豆正常进口,并没有受到影响。”魏百刚解释道,巴西大豆现在在收获季节,今年产量或增至1.21亿吨左右,出口量也会随之增加。巴西大豆生产出口多数是销往中国,大豆收获后要及时出售,所以巴西从农场主到政府都在采取积极措施,努力保持出口顺畅。此外,4月下旬美国大豆进入播种期,预计大豆意向种植面积增加,落实年初中美已达成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,自美国进口大豆今年可能有所增加。

近日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部分国家陆续发布粮食出口禁令。联合国粮农组织也警告称,疫情致使劳动力短缺和供应链中断,或将影响一些国家和地区粮食安全。

越秀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

我国粮食安全总体形势如何?

“近期国际粮价上涨更多是疫情造成恐慌性消费的影响,我国去年谷物净进口量为1468万吨,占我国谷物总消费量的2%左右,国际粮价上涨对国内粮价的影响十分有限。”魏百刚提到,3月份以来,我国大米零售价每公斤6.6元,面粉零售价每公斤3.95元,价格保持稳定,市场供应平稳。最重要的是我国小麦、稻谷库存充足,一旦粮食市场出现波动,我国有充分的调控手段进行平抑,完全有能力应对外部影响。

魏百刚坦言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近期国际粮食价格确实有所上涨,粮食安全再度成为国际上的热点问题,对此我们应该冷静理性看待。他解释道,当前世界粮食供给是充足的,2019/2020年度世界粮食(不包含大豆)供给量为34.7亿吨,总需求量为26.7亿吨,期末库存近8亿吨,库存消费比近30%,从全球供应总量来看,不存在短缺问题。

国际粮价上涨会传导到国内吗?

胡冰川也提到,现有的粮食出口限制措施,主要是对疫情恐慌的应激反应,同时产生的另一个结果是全球农产品价格近期都有一定程度的上涨,幅度在8-10%左右。全球粮价上涨对我国粮价有一定传导作用,但影响不会很大。当前我国谷物对国际市场依赖度很低,水稻、小麦进出口主要是品种调剂。玉米和大豆会受一定影响,但是影响幅度有限,而且会在疫情结束以后带来一波下跌行情。

“目前这些国家人员往来等虽受影响,但大宗货物贸易仍在正常运转。”胡冰川提到,除非美国、巴西、阿根廷等粮食出口大国的疫情严重到影响其所有正常贸易,港口等经济活动都不开展,才会影响全球粮食贸易。